《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下稱“《合同法》”)、《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下稱“《金融租賃管理辦法》”)、《融資租賃企業監督管理辦法》(下稱“《融資租賃管理辦法》”)等均對融資租賃的定義作出了規定。總體而言,融資租賃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業務。根據前述規定,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中,有物的買賣和租賃以及對應的交付,同時也有對價(購買價款和租金)的給付,具有買賣和租賃兩個合同關系,即融資租賃集“融資”與“融物”為一體,二者缺一不可。因此,融資租賃業務中的租賃物是融資租賃法律關系認定的重要因素。本文將主要從租賃物是否真實存在對融資租賃法律關系認定的影響進行闡述,并就監管部門工作的開展以及融資租賃企業的業務合規給予一定的建議。

(一) 對于無真實租賃物融資租賃合同的司法認定

如前所述,融資租賃以融資為目的,融物為手段,具有“融資”與“融物”為一體的屬性,二者缺一不可。如果融資租賃業務僅有資金空轉,無物的所有權轉移,本身并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但是在實踐中,往往存在形式上有“融物”,但是實質上并無“融物”的情形,對此,讓我們看看司法實踐中是如何認定的。

在柳林縣浩博煤焦有限責任公司、山西聯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2016)最高法民終286號〕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興業金融租賃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興業公司”)與柳林縣浩博煤焦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浩博公司”)、山西聯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聯盛公司”)簽署的《融資租賃合同》所約定的租賃物的入賬金額、時間、折舊、賬面凈值系財務記賬方式,供貨商及設備名稱尚不足以使得租賃物特定化,并且興業公司未能舉證租賃物所有權原件、購銷合同。因此,興業公司與浩博公司、聯盛公司之間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而應為借款法律關系。其中,最高人民法院根據《合同法》第237條之規定認為“租賃物客觀存在且所有權由出賣人轉移給出租人系融資租賃合同區別于借款合同的重要特征。作為所有權的標的物,租賃物應當客觀存在,并且為特定物。沒有確定的、客觀存在的租賃物,亦無租賃物的所有權轉移,僅有資金的融通,不構成融資租賃合同關系”。

在拉赫蘭頓融資租賃(中國)有限公司、泰山醫學院魯西醫院與山東益佳進出口有限公司、王雨等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上海金融法院(2019)滬74民終78號〕中,由于山東益佳進出口有限公司(

[1] [2] [3]  下一頁